机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机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还记得这些电视剧吗都是这个导演拍的满满回忆杀陈绍楠

发布时间:2020-10-18 17:48:28 阅读: 来源:机加工厂家

著名导演王小康,初心榜评委。

1999年担任缉毒警匪剧《千娇百媚》的制片人。

2004年从制片人转为导演,执导了个人第一部作品《站在你背后》。

2007年执导情感剧《幸福里九号》。

2010年凭借家庭伦理情感剧《闪婚》获得第二届全国戏剧文化导演金奖。

作品包括《新女婿时代》、《一个人的战争》、《老公的春天》、《毛丫丫被婚记》、《彼岸花》、《钱多多嫁人记》、《八月未央》、《宣武门》等。

你平时怎么挑剧本?

初心榜:感谢王导接受我们的采访,先问个直接的问题:你平时怎么挑剧本?

王小康:编剧拿很多故事,你在挑剧本的时候,一眼能吸引你的,这是最重要的。

我在看剧本的时候,不会从导演的角度看这部剧,而是完全没有任何的概念去看剧本。能打动我,触到我心灵的时候,有感受,会产生共鸣,就觉得这是个好剧本,我能一口气读完。

初心榜:手不释卷,一看看到天亮,这就是一本好书。

王小康:对啊。你看几页就不想看了,没有能吸引你的点,就不是好剧本。

什么是现代戏,普遍性中的特殊性。你看《我的前半生》,看似是一个励志的故事,一个女人被抛弃以后的故事。大家为什么会看,就是它的普遍性、常见性中有特殊性。写这个女人如何被抛弃以后用绝地重生找到自己的归属,它有励志。但大家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小三,不比这个原配好,不比她漂亮,还有孩子,这就是讲人的情感。

《幸福里九号》

初心榜:你做剧的时候,就很明确不是为我个人的爱好、情怀,就是要考虑市场,研究观众的痛点在哪?

王小康:那是一定的。

电影是某些程度上完成个人的表达,个人的情感,为什么定为导演艺术就是这个道理。

但电视剧不同,要迎合大众艺术,让每个人都能够感同身受,然后产生共鸣。为什么?因为他是一家人一起看的一个艺术,一家人吃瓜子喝喝茶聊聊天看这个故事,所以要让这一家人都能产生共鸣,产生热议,跟他们生活息息相关,老少皆宜,而且有热点能讨论起来,这样两代人的交织就比较多。

现在电视剧跟网络平台完全是两类人在看,电视剧是家长看父母看,网剧是年轻人看,群体分的特别清楚。

初心榜:网剧崛起对你现在的创作会有影响吗?

王小康:一定会有影响。现在做一个作品的时候,你得先想好到底在哪播,你面对的观众是谁,一定要想好了。

如果我只是拍一个网剧,我一定是面对年轻观众。但我如果拍台里的戏,尤其是哪个台?比如说江浙沪南方北方台还不一样,你面对哪个台拍也很重要。

不同地方的观众群对不同题材甚至是文化,在理解的过程中是有差距的。所有的农村题材的戏过不了长江以南,到了江浙沪,到了广东收视为0.07。但是你说纯都市剧,到东三省就没有收视,到山东都没有什么收视。因为观众觉得跟他生活很远。如何保持新鲜度?

初心榜:你的家庭对你入这行有很大影响吧?

王小康:对,因为从小家里父亲做导演,所以在摄影棚里长大的。母亲是话剧院的美术指导,父亲是电影厂导演,看了话剧看电影,就相当于在舞台上长大的,话剧院、摄影棚来回跑。

初心榜:小时候就是想当导演?

王小康:对,就想做导演。觉得导演能完成所有男人的梦想。男人的愿望还有表达欲通过执导一部剧表达出来了。所以更愿意做导演。

初心榜:作家呢?

王小康:作家的话,有性格关系吧。我的性格还是比较开放的。我一直觉得作家,尤其是写小说的作家,女性更合适,需要能静下来坐在书桌前天天写。

初心榜:你现在还有学习的时间吗?

王小康:学啊,我白天谈事,到了晚上8点以后进机房剪片子,我2017年拍了120多集的片子,60集的《宣武门》60集的《彼岸花》,所以基本上到了晚饭后就去机房剪片子,做后期。如果没应酬,八点雷打不动看片子,早晨九点钟上班。

《宣武门》

初心榜:所有片子都你自己剪?

王小康:必须自己剪,电影、电视剧是将拍摄素材一点点剪出来的。讲故事的方式靠后期,你要怎么讲?在哪个角度讲,什么样的节奏,对吧?然后你从哪里增强,这个角度非常重要,有可能最后拍出来的跟原剧本完全不一样。

原剧本是文字的东西,拍的时候,有很多演员的变化,并不是你想要的那个表达。有的好,有的不好。有可能原剧本内容表达的方式,在后期用视频展现出来的时候,并不见得的那么好,所以全靠后期重新开始,用哪个角度剪。

举例说,最近剪《彼岸花》,观众看到小说里的人物,会觉得这是作者本人的自传体吗?会觉得主人公和自传体分不清,然后我们拍的时候是靠前生和今世双线写的,剧本是这么写下来的。当我在看片的时候觉得可能有点问题,为什么?因为观众在现实部分的时候,刚进去,又到了前世部分,来来回回的穿越,这个可能在电影可以,但是从电视剧的接受度上面,观众会有情感上的断裂。后来我们就顺着电视剧的模式,从前世顺着剪,就是从南生的这个生命线和他的视角一直写到12集结束,然后开始新生,反而会好看,观众接受度会比较高。

《彼岸花》

电视剧不要太复杂,因为他的环境是在一个非常轻松的环境下,比如说一般是开着灯,是在嘈杂的环境下看的,对吧?

你看电影是关灯以后大家关注到一个点上,不一样的,一个人静静地看90分钟甚至一百多分钟后有思考,但电视剧是你给到他什么就是什么,因为他可能在玩手机,可能在聊天,要直接的表达,你不能有很多需要沉思的部分,那观众早就换频道了。

电视剧跟电影是两类完全不同的艺术,无论从拍摄,到讲故事方式,到关注的群体,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门类。

所以说一个电影一百分钟的戏变成一个60集的剧,就50多个小时的内容,等于拍了30部电影的量。这表达方式完全不一样。

初心榜:这些经验和见解有人教吗?

王小康:都靠自己,没有人教,影视行业,尤其是做导演,我觉得没有什么教科书可以教。特别像中国的电视剧产业,是瞬息万变的,两三年就会有了新的景象出来,变化速度非常快,跟中国这个时代是一起成长的。所以没有哪个教科书可以教导你,今年要拍什么,明年是什么风向标,然后后年观众喜欢什么样的风格,真正靠自己长时间的积累知晓市场需要什么,以不变应万变,才可以在题材上有新的变化。

初心榜:什么是不变的?

王小康:故事的核心不能变,普遍中的特殊性是不能变。你看很多好戏,也是现实题材,但他的表达方式是不一样的。包括导演也是,就大家都一样拍,你怎么拍的比别人好,就因为你拍的特殊,很吸引眼球,应用的镜头和运用的手法和节奏是不一样的,给你传达的新的东西,这是它的特殊性,表达的特殊。

初心榜:那你怎么保持这种新鲜度?有大量的事务性工作,又要拍片又要剪片,你还有时间专注创新吗?

王小康:我靠平时的聊天和观察。我们会和导演、编剧经常坐在一起交流,和网剧最热门的导演或收视率非常棒的导演一起交流聊天,谈谈自己的感受。你在他们身上会看到很多不同的东西和思维还有写剧本的方式,我会去研究,他们跟你谈的都是最真心的话,导演跟导演之间交流没有虚的,我拍这个戏,什么感受,这个人物我怎么拍出来的,当时怎么担心,最后如何解决,观众最想看哪个地方,我自己没有想到观众喜欢看这个点,那个点观众不喜欢看,他讲的都非常真实,都是直接的,全是干货。

你在这种沟通当中就有思考了,会研究他们这个戏好在哪不好在哪?你跟导演谈完之后,再去看他的那个戏,就知道了哪里需要改进,为什么这么拍。

初心榜:下回就可以用他的好东东西。

王小康:对,大家可以互相借鉴,知道现在观众喜欢的是这个类型。但是你又不能丢掉自己的特色,因为任何一个成功的作品都不可以复制。我讲就是电影和电视剧,成功作品只有它的唯一性,就在那个时期那个点,观众喜欢的时候,天时地利人和。

一个作品是有时效性的,从开始研发到完成,至少要一年的时间,你赶他的潮流那你完了,已经过时了。

我记得最典型例子,那个时候韩国的鸟叔唱歌,所有人都拿这歌做背景音乐,等电视剧再播的时候就觉得太low了,一看就知道这个戏是去年播的。这种潮流是不能赶的,你不能跟风,一跟风戏肯定得死。

想要规避风险肯定得创新,一定要做别人没有的题材和和样式。比如我们开剧本会时候,开创作会,讲一个场景,或者讲一个桥段的时候,所有人都赞同都想到这个桥段的时候,这个桥段你一定不能用,因为大家都想到了,说明它太普遍了。

比如处理一个人物关系,十个人中九个人都想到同一个点处理方式,那你还有什么意义?他没有特殊性。当一个人说我想到一个点其他人说:“太好了。”茅塞顿开,这才是一个好点,都没有想到,就是亮点。

初心榜:经验有时候是一种阻碍。

王小康:对,比如说这个团队拍长时间的伦理剧,你突然拍一个年代剧,所有的专业他也不了解,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一个非常强有力的一个团队,专门拍这个类型特别强的人来帮你?对吧?

初心榜:而且跟新的团队能擦出火花。

因为都是新鲜的,他告诉你的东西是你没有见到,能够撞出火花的。所以我每个戏团队都不一样,什么样的团队适合什么样的题材。

《梦想之城》

初心榜:不会看走眼吗?

王小康:不会啊,都是一流的主创,一流的美术,一流的造型,大家来的时候,拿着这份高片酬的时候,会很爱惜。凡是成名的人都会很爱惜自己的羽毛,既然来了,都有大局观。大剧没有收视或好评的话,对导演对主创都有影响的,所以大家都想做好东西。我合作的每一个人来,都是把好东西掏给你。

初心榜:所以现在拍剧一定要有新鲜的点。

王小康:对,愿意去拍没有经历过也没拍过,能把所有的新的视角和理解都放在里面的剧。

我讲个例子,当时拍《宣武门》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要找一个北京籍的导演来拍,要找一个了解北京生活,拍过北京戏的导演。这两点非常重要。但恰恰这两点我都不符合,但为什么到最后决定由我来拍这个戏?我说,长时间拍一个类型的时候,会有惯性的模式化。但对于我来讲,看到《宣武门》作品的时候,对那个历史时期和老北京很新鲜,非常有兴趣,非常有冲动,愿意研究它,所有的视角都是新的。

我没有概念,也没有模式,也没有套路,就愿意去创作。接着是年代,跨越这么多年代是非常有意思的。一百多年历史,等于拍了三部戏,对导演非常有挑战。研究老北京那时候穿什么衣服啊等等,你会问,会有兴趣去拍,不固化,也没有惯性,创新意识就特别强。

王小康工作室一景

初心榜:还有什么题材想要拍摄?

王小康:之后在深圳拍的《梦想之城》。我23岁去深圳,待了八年,把最好的青春都给了深圳,30岁来的北京。所以我对这部剧特别有感受。

初心榜:最青春最火热的年龄。

王小康:对,那时候深圳有中国第一个麦当劳,去了以后就吃麦当劳,排好长的队,我连续吃了一星期的麦当劳,没吃过嘛。很多那个时候的记忆,你想八零九零后怎么会有这种感受?他没有经历过。那个改革开放最动荡的时候感受不一样,就愿意去拍。我想把那个时候的状态都放在这里面,对那个时期有个交代,我把我想的表达都表达出来。王小康一生中三个最重要的决定

初心榜:现在回头去想,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三个决定是什么?

王小康:23岁去深圳,那八年的锻炼。

因为大家都在深圳创业,觉得机会非常多,我就一个人买机票就去了,谁都不认识,还到处应聘,跑到深圳电影制片厂去应聘。早晨开始排队一直到晚上。印象特别深,最后好不容易到我了,六点钟就下班了,门也关了,面试官说明天再来吧,我说我在门口等着,后来导演说:“小伙子,就你一个人了是吗?给你五分钟,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到我们这儿来吗?”就这么简单,但是在这之前我知道这导演拍过《在水一方》,在之前做了功课,看了他的两部作品。五分钟之内,我先不说我要做什么,先对导演谈我对他的作品看法,哇一下跟别人不一样了,导演想,对我的作品很有想法。晚上他请我吃饭,然后说,你来当我助手吧。我人生当中唯一一次当副导演就是那一次。拍完以后还不错,然后其他片方请我直接去做制片人。

初心榜:第二个重要的决定呢?

王小康:最早的想法是做制片人,后来来了北京是非常偶然的机会做的导演。当时冯绍峰的第一部戏叫《镜花水月》,当时还不叫冯绍峰,叫冯威,第一部的男一号是在我这边拍,刚请了一个香港导演,拍了几天就生病了,那就没有导演了,我说那我试试拍吧,剧组不能停啊。拍了大概半个月,然后导演出院了,最后演员们说还是你来拍吧,觉得我拍得好,然后我就给拍完了。就因为这事后面就开始做导演。

初心榜:还是因为拍的好。

王小康:当时这部作品发到北京上海很多地方,都说这部戏拍得很好,导演是谁?第一次挂导演名字的时候是在这部戏里头。拿了招牌,就一路做导演到今天。

第三个呢,在2015年的时候资本化。我觉得未来都是大剧时代。

初心榜:你已经意识到资金会是一个问题。

王小康:对,资金是个问题,现金流这个问题,因为电视剧的拍摄和回收是有周期的。你要有一年半,有的甚至两年回收,这个资金压力是很大的。如果没有资本的支持,很多大剧你是无法实现的。需要把公司做得更大一些的格局,有更多题材的尝试。

初心榜:接下来康曦影业还会有新的一些项目吗。

王小康:目前研究全产业链的公司,基本上我们的项目是在公司内部完成。包括前期研发策划剧本创作拍摄后期制作到游戏,全部在公司内部完成发行。

整个公司的产业链是良性循环。公司内部就把一个产品完成了,包括衍生品的游戏开发,包括商务植入的衍生品,包括艺人的经纪,后期制作等,基本上今年已经完成了全产业链化的规模。

初心榜:预计大概会有几年的时间,能达到你心目中闭环的完成?

王小康:如果真正全部完成大概需要两年,现在总公司加上分公司加上后期制作公司,大概400多人。

我们走这一步是认为,所有的质量一定是把握在自己手里,每个作品的质量一定是把握在自己公司,一定要有自己的公司的风格,拿出去一看就知道是康曦影业的作品,有它独特的风格。

道理也很简单,因为当你的公司没有一个很强构架和资金的储备,后续的发展会没有力量。首先资金储备,项目储备,题材储备,人才储备,还有整个公司的运营模式,这个必须要完善,才能够出品更多的好作品。

给青年电视剧人的意见

初心榜:您的个性这么乐观,还会焦虑吗?

王小康:我没有焦虑,我把很多事情看的都很小。除了生死,都不是什么大事。我一直讲这句话,我特别信这句话。

初心榜:我们叫“初心榜”,您作为初心榜的评委,还能想起当初进入这一行的初心是什么吗?

王小康:初心就是完成个人的表达,完成自己的一个梦想。因为从小看着父辈们在现场的风采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初心榜:现在呢?还是个人的表达欲吗?

王小康:个人表达只是其中之一,符合市场的需求和观众喜欢的前提下,再加入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因为我觉得电视剧导演还不能够太个性化,太个性化会离观众很远,电视剧还是大众艺术。

初心榜:非常理性。

王小康:导演一定要清楚电视剧为谁而拍,这非常重要。

初心榜:这些年以来你的作品都对投资人很负责。

王小康:对,现在都拿几个亿的现金,真金白银给到你,这得有多大的信任。有的人甚至把自己的这辈子的家产都抵押出去了给你,让你来完成你个人的夙愿,如果没有盈利只亏钱的话,是很难受的。

你的责任在那里。你可能拍完一部戏,我是完成个人表达了,但是投资人可能倾家荡产。你是有愧的,对吧?也是不负责任的一个表现,这个我是不允许的。

《站在你背后》

初心榜:你现在带不少青年导演或者青年编剧吗?

王小康:带挺多的导演,跟着我做副导演,从副导演做到执行导演,到现场导演,很多都独立了。

我们很多戏要找新导演,是一种行业责任,要培养一些新导演,有想法的导演。每个剧本拿来以后给两三个新导演看完以后,谁有想法,我特别想听他们这个项目和这个戏的想法和新的认识。

我们也拿经验来跟他们谈,哪些地方不够。人物关系、故事的深度、戏的一些特色,哪些是观众喜欢看的点、还有它的现实意义,这都不能变。但是在表达的方式上,个人的拍摄风格上,你可以完成一些个人表达。但有些核心的价值是不能变的。

初心榜:最后一个问题,能对年轻的电视人一些建议吗?

王小康:第一,明星、导演要多积累,不要太着急。

很多年轻导演太急于个人表达,因为每一个机会给到你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是我见到很多青年导演就拍完一部戏,导演生涯就结束了。因为太急于表达自己,忘记了最根本的你的作品是拍给谁看。你怎么跟别人传达情感?只是盲目地个人表达,会断送一个新导演的导演生涯。

所以我觉得一个青年导演首先要积累经验和经历,然后了解市场,了解观众才能够拍出一个他想要表达的作品。

还有一个,你拍每部作品要了解他作品的属性。如果你是电影,你如何表达;如果是电视剧,你如何表达;如果是超级网剧,你又如何表达。一定要想清楚你每个作品的类型,和你面对的观众,这是最重要的。关于“初心榜”

初心榜由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指导创立,评委会成员包括王鹏举、郭靖宇、王小康、王辉、白一骢、傅晓阳、陈秋平、徐纪周、习辛、赖水清、林子珂、何侯择、冯骥、王静茹、袁子弹、冯雷、罗大成等影视界和媒体界资深从业人士。

初心榜已评选“中国十大青年电视剧制片人”和“中国十大青年电视剧编剧”。

2018年7月17日揭晓“中国十大青年电视剧导演”。

分离式吸粪车

黄金麻石材厂家

侧装远传防腐磁性液位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