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机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百家五金店主的一比多商标之战-【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21 17:29:51 阅读: 来源:机加工厂家

来自东莞多个镇街的100家五金店主,集体被厦门一家砂轮公司告上法庭,他们被指控售卖假冒“一比多”砂轮产品。该公司自去年10月开始,对东莞400多家五金店进行过打假调查取证,并选择其中275家进行诉讼,目前已开庭审理的100家是其首批起诉对象。部分店主通过组建QQ群讨论、拼团请律师等方式,找出了该公司打假行动中的诸多漏洞,并反指对方“钓鱼打假”。

厦门这家公司打假维权的足迹遍布全国,他们在多个大中城市对五金店主进行批量起诉,几乎都是以被告败诉告终。当他们把矛头指向东莞时,却意外碰了“钉子”这场集体诉讼开庭已过两个多月,至今仍未宣判东莞五金店主目前正在联合深圳、惠州乃至全国各地同行,试图将这场“一比多”的官司逆转为“多比一”的游戏。

五金店主们和打假的砂轮公司,到底孰是孰非?该公司打假的背后,又有着哪些漏洞和不为人知的秘密呢?笔者对此展开了调查。

突然而至的官司

今年4月,东莞长安思鑫五金店老板温济标突然收到东莞第一人民法院的传票。他此时并不知道,厦门一新砂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新公司”)自2011年10月份开始,对东莞400多家五金店进行了打假调查取证,最终选择了其中275家进行诉讼,而他只是一新公司首批起诉的100家五金店主之一。

在法院传票之前,温济标曾收到一封律师函,被告知思鑫售卖的“一比多”切割片系假冒一新公司的产品,但他当时并没有在意。

“一比多”这个名字对于温济标来说并不陌生,他说还记得去年10月初,曾有人到他的店里推销“一比多”牌的砂轮切割片,他要了两盒试卖,10月下旬就有人前来将该产品买走。事后证明,这个买主,就是一新公司的打假代理人。

“我收到传票没多久,就有一个自称是一新公司代理律师的人打来电话,建议我出1.2万元和解。”温济标随即发现,长安一同行也收到了类似传票,该同行直接付了3万元与一新公司和解。

温济标说,在东莞从事五金行业的不少人都是来自潮汕一带,大家平时都保持联系。他通过老乡到处打听,发现越来越多的人都有相同遭遇。还有五金店主创建了“一比多受害者”QQ群,并将群号发布在吐槽一新公司起诉行为的网帖里,QQ群很快吸引了近百名五金店主,大家经常一起讨论商量对策。

大部分五金店主开始发现,他们的遭遇有一个共同特征:先是有人到店里指明要购买“一比多”切割片,一段时间后又有人到店里推销“一比多”,接着就被一新公司的打假代理人调查取证了。

神秘人物的推销

在石龙五金批发市场内,唐亚荣等多位五金店老板均表示,他们此前根本没有听说过“一比多”这个品牌,在相同规格的砂轮切割片当中,东莞的五金市场上最流行的是产自珠海和深圳的两个品牌,“而且这种切割片的市场需求量非常小,利润少得可怜,我们五金店平时很少存货。”五金店主们表示,他们被一新公司取证的“假货”,均来自神秘人物的推销。

唐亚荣和温济标等14名东莞五金店主,随后决定“拼团”请知名律师赵丹代理辩护,该律师曾代理过彪马商标案、网吧电影侵权案等著名的知识产权案。“我之前还犹豫要不要和解,主要是担心打官司要支付高额的律师费,而且还不一定能打赢。”温济标事后表示,拼团请律师的这一做法,大大降低了个人所出的律师费,消除了五金店主们的后顾之忧。

5月29日,赵丹代理的14家被告侵权案正式开审,在与一新公司的首次法庭交锋中,她直指一新公司所提供的公证证物封装袋的漏洞,质疑袋内证物无法证实是否公证物品,一新公司代理律师于是提出让公证人员出庭作证,法庭宣布择日再审。

此次庭审结束后,一新公司代理律师向媒体笔者透露,一新公司将调解金额从1.3万元下降到了3000元。温济标等人颇感得意,他们认为官司胜利在望,因此拒绝调解。深圳的不少五金店主闻讯后,纷纷决定请赵丹律师作为代理,联合东莞同行“共同抵抗一新公司”。

有五金店主调侃说,这场“一比多”的官司,至此已演变成“多比一”的游戏。

恶意“钓鱼打假”?

按照唐亚荣等五金店主的讲述,他们店里的“一比多”切割片均是推销员上门推荐的。略有区别的是,徐小华称推销员是以每盒15元的价格,卖了两盒(每盒25片)给他,而这两盒不久后就被一新公司代理人买走(每盒20元);而唐亚荣则表示,她原本谢绝了推销,但对方表示可以免费放几盒“一比多”切片在她那里试卖,她这才接收,不料因此落下把柄。企石镇一家五金店老板庄国龙则表示,去年10月21日,有人到他店里点名要购买“一比多”切割片,他表示店里从不卖这个产品,对方于是建议他到其他店借货出售,他于是打电话从朋友那里调来一盒,以20元的价格卖给了对方。“这完全就是一个圈套!”庄国龙接到传票后追悔莫及。

根据这些经历,五金店主们一致认为,一新公司是在恶意“钓鱼打假”。据悉,除了东莞、深圳,一新公司的打假行动还遍及北京、上海、山东、浙江、福建、广东等省份的大中城市。按照该公司的官方说法,其打假维权行动在这些地方“取得了较大的进展”。笔者目前获取的多份法院判决结果显示,这类案件无一例外都是以五金店败诉告终。另一方面,被起诉的五金店主们则是苦不堪言,很多人最终只能选择“花钱消灾”。

赵丹律师将一新公司的打假行为归结为“批量起诉+快速调解=坐收渔利”。她分析说,从证据上来讲,这类知识产权集体诉讼,一般会对被告不利,“一比多”被侵权案在全国各地庭审中,被告均以败诉告终。国内的这类案件,基本上都已背离了“打假维权”的本意,而明显形成了以法律为武器牟利的产业链,因为这背后攫得的经济利益,远比从事正规生产销售产生的利润来得容易。

打假思路的转变

而按照一新公司的官方说法,打假行动则是“师出有名”。其官方网站首页上挂出的《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打假行动》一文指出,近年来一些不法商贩借着一新公司“一比多”商标的知名度,大量制售假冒“一比多”牌的砂轮产品,这些假冒砂轮普遍存在做工粗糙、质量低劣、切割效率低、安全系数差的特点,更为严重的是部分消费者在使用假冒砂轮过程中出现了砂轮爆裂伤人事件。“假冒砂轮的泛滥不仅使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损,也严重破坏了我公司苦心经营多年的知名品牌和良好商誉。打假维权,迫在眉睫!”一新公司自2008年起聘请律师在中国大陆开展大规模打假维权行动。

该公司在东莞起诉案件的代理人张友军律师曾对媒体表示,一新公司曾在深圳暗访到一家制售“一比多”切割片的工厂,但去查处时工厂已搬空,公司怀疑有人泄密,因此一新的打假代理公司转变打假思路,将五金销售店作为打假主体。

张友军还表示,“一比多”打假符合广东“三打两建”精神,而且他们最初的目的是希望在大规模诉讼中,让个体工商户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法律意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56条规定,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的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

对于这条法规,唐亚荣等五金店老板表示符合前半个条件,却无法提供后半个条件的证明。“一新公司所谓的假冒产品,并不是三无产品,而且跟他们提供的正品极为相似,我们哪里能分辨出来?”五金店主们表示,给他们推销“一比多”的人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过,而当时店里的监控录像因时隔太久,根本没人保存。

假冒品怎么鉴定

6月25日,深圳观澜某五金店主徐小华被一新公司起诉商标侵权。原告方代理律师在法庭上当场演示如何辨别真假。据他描述,正宗的一比多产品包装盒外印有“漳州知名商标”的字样,包装上有商标注册号和公司的网址;包装盒内有《使用说明书》,盒内塑料包装袋为深红色,较厚;产品切片上也印有“漳州知名商标”的字样,有系列号,商标注册号,产品背面呈螺旋状纹路。而假冒产品却没有上述特征。

而据笔者了解,并不是每个被告五金店主销售的“一比多”产品都一样,其中有小部分五金店主销售的产品跟一新公司提供的正品基本一致,唯一的明显差别就是没有印上“漳州知名商标”的字样。而该公司的官方网站上写明“2010年4月,我公司被漳州市人民政府认定为"漳州市知名商标"。”此外,官网挂出的产品图片也显示,部分“一比多”产品并没有打“漳州知名商标”,外观看起来跟被举证的“假冒产品”一模一样。

“他们公司2010年4月之前的产品,肯定没有漳州知名商标标志,他们怎么能以此作为标准,断定被告售卖的是假货呢?”被告律师赵丹一直坚持根据目测无法判断是否侵权产品,应该由具有鉴定资质的机构对产品的材质、使用寿命、耐力进行测试,再与原告方产品的测试标准进行比对,才能确认是否侵权产品。

实际上,此案中的《鉴定报告》均由厦门一新砂轮有限公司自行出具,里面简单地写道:通过对砂轮片产品本身的外观、色泽、质地等方面鉴定后,认定在该店销售的“一比多”砂轮片并非一新公司生产的产品,属于假冒“一比多”商标的产品。鉴定报告中没有任何具体的鉴定数据和实验过程,甚至连两种产品的对比照片都没有。

“到目前为止,一新公司起诉了这么多销售商,而没有找到一家从事造假生产的窝点。”赵丹律师表示,她只能怀疑被取证的这些“一比多”产品根本不是假货,而是一新公司更改包装之前的存货。

一新公司的打假行为可归结为“批量起诉+快速调解=坐收渔利”。从证据上来讲,这类知识产权集体诉讼,一般会对被告不利。国内这类案件,基本上都已背离了“打假维权”的本意,而明显形成了以法律为武器牟利的产业链,因为这背后攫得的经济利益,远比从事正规生产销售产生的利润来得容易。

东莞被诉五金店主代理律师赵丹

一新公司曾在深圳暗访到一家制售“一比多”切割片的工厂,但去查处时工厂已搬空,公司怀疑有人泄密,因此一新的打假代理公司转变打假思路,将五金销售店作为打假主体。

一新公司代理律师张友军

一新公司获赔多少

一新公司开出的调解标准为:广州1.3万元,深圳1.5万元,东莞1.3万元。

东莞:目前,法院已受理100宗案件,6成左右庭外达成和解撤诉。一新公司对东莞五金店的调解标准曾降至3000元,若按此标准,一新至少向东莞五金店主收取了18万元“和解费”。

深圳:仅宝安区人民法院上可查询的就有111宗“一比多”案件,这当中并不包括和解撤诉的案例,而按照宝安法院此前的判法被告败诉、赔偿2万元一新公司将坐收200余万赔款。

其他省市:一新公司的打假行动还遍及北京、上海、山东、浙江、福建、广东等省份的大中城市。据不完全统计,被要求赔偿的五金店零售商已经超过1000家,其中大部分选择和解。

“一比多”的秘密

一新持有商标但无生产许可证

笔者调查发现,“一比多”的漳州知名商标称号是其兄弟企业一嘉公司获得

这场遍及全国的打假行动背后,厦门一新砂轮有限公司到底是怎样的一家公司呢?其注册生产的“一比多”砂轮切割片,又是怎样一种产品呢?

该公司官方网站上的简介称,一新砂轮有限公司于1967年在台湾台北成立,其生产主力产品风靡台湾,当时是五金业、钣金工业使用这类砂轮的首选之一。在2000年前后数年间,该公司“一比多”品牌占台湾4×1尺寸型切割砂轮片市场近七成比例。2000年,该公司登陆福建厦门,申请设立厦门一新砂轮有限公司。

1商标持有人未办生产许可证

笔者查询了该公司的营业执照,厦门一新砂轮有限公司作为一家台资企业,企业法人名叫卓士豪(台湾人),公司经营范围是“生产加工酚醛(环氧系)变性树脂砂轮”。然而该公司的《税务登记证》上注明:“法律法规规定必须办理审批许可才能从事的,必须在取得审批许可证明后才能营业”。

笔者又通过国家质检总局生产许可证查询网查询得知,厦门一新砂轮有限公司根本未取得生产许可证,反倒是该公司的兄弟企业“福建一嘉砂轮有限公司”(地址在福建省漳州市漳浦县,以下简称“一嘉”公司),于2011年7月19日,获得了砂轮的生产许可证。

一嘉和一新之所以被称为“兄弟企业”,是因为一嘉的法人代表名为卓士杰,其与一新的法人代表是亲兄弟关系。一新公司官方网站简介中,对一嘉公司的描述是“新增投资福建省漳浦县新厂”,而且网站首页挂的图片也是福建一嘉砂轮有限公司。一新公司一名员工日前告诉笔者,“一比多”砂轮切割片目前在一新和一嘉两厂均有生产。

“一比多”的商标注册证则显示,其注册人为“厦门一新砂轮有限公司”,该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包括磨石、切削工具和砂轮(机器用),商标注册有效期限为2003年5月28日至2013年5月27日。

2产品外观多变致市场混乱

“一新和一嘉两家公司的法人代表虽然是兄弟关系,但他们是两个独立的自然人,一比多作为一新公司的注册商标,如果想找有生产许可证的工厂(一嘉公司)加工,是否应该在工商或是相关部门登记或是公证?”笔者联系上了一名掌握有一新公司大量内部资料的知情人,他爆料称,一新公司对外公布的生产厂家有两家,一新和一嘉,但实际上还有另外几家小厂,它们从一新公司配货,在另外几个小厂生产,然后再送到一新公司统一发货出去,这难免会产生产品质量上的差异。

一新公司于2004年11月22日,对“一比多”申请了外观专利,从其外观专利图形可以看出,一比多产品的外盒是蓝色,而且上面并未印制“漳州知名商标”等字样。而实际上,一新官网挂出的“一比多”产品,外包装有红、蓝、绿、黑等不同颜色,而且多半打上了“漳州知名商标”字样。

此外,该知情人士指出,一新公司砂轮产品在国内的销售,是分包给几个区域经销商。有些经销商同时还代理其他多种品牌的砂轮片,往往缺乏监管,“假货从他们手上流出,都不足为奇”。

对于“一比多”的“漳州知名商标”称号,知情人士指出,“一比多”本是厦门一新公司注册的商标,最后却被一嘉公司拿到了“漳州知名商标”称号,他因此质疑该称号取得的途径并不合法。

质疑

打假背后潜藏巨额经济利益?

虽然一新公司的打假维权行动在东莞碰了“钉子”,但其“商标侵权案”近日仍在深圳、大连等地相继开庭。东莞五金店主的辩护律师赵丹指出,一新公司打假的兴致之所以如此之高,是因为打假的背后存在着巨大的经济利益。

仅在深圳就收获200余万赔款

一新公司在东莞的代理律师张友军曾向媒体透露,他们开出的调解标准为:广州1.3万元,深圳1.5万元,东莞1.3万元。据了解,该标准在东莞案件首次开庭后一度降低到3000元,后又回升到4000元以上。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则透露,其受理的100宗案件当中,目前已有6成左右庭外达成和解撤诉。这意味着,一新方面目前至少向东莞五金店主收取了18万元的“和解费”。

而在深圳,仅宝安区人民法院上可查询的就有111宗“一比多”案件,这当中并不包括和解撤诉的案例,而按照宝安法院此前的判法被告败诉、赔偿2万元一新公司将坐收200余万赔款。

据不完全统计,在厦门一新公司打假行动中,被要求赔偿的五金店零售商已经超过1000家,其中大部分选择和解。

赵丹律师表示,像这种批量起诉的知识产权类维权行动,并非一新公司的“专利”。2009年开始闹得沸沸扬扬的“网吧侵权案”便是一个典型案例,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曾披露深圳网尚文化集团通过反盗版维权新方式“一年赚上千万”的故事,他们赚钱的秘密就在于批量起诉他们将维权产业化,一个省会城市承包代理缴纳200万元;他们还建立了维权的利益分配体系,专业取证人员、代理商和律师三三分成。网吧侵权案于2010年产生了巨大争议,多家媒体质疑此举是某些企业打着“反盗版维权”的旗号牟取利益。文化部及最高法院相继表态,称不提倡这种商业化维权。

赵丹律师表示,按照国外的维权方式,一般不会大规模集体诉讼,而是采用单一诉讼以示警告。而此案中的一新公司不仅大规模诉讼,而且索赔金额都高达4、5万元,远远超过五金店售卖一比多产品所获利润的数千倍,严重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实在有违他们“打假维权”的本意。

法官:“钓鱼维权”一说须有证据

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笔者多日前曾向一新公司联络人李小姐提出采访要求,其收到采访提纲后表示将交由相关部门处理后再予答复。数日后笔者再次致电,该公司一名员工表示,李小姐及公司其他主要领导都不在国内,因此无法作答。笔者遂辗转通过其销售代表联系上该公司“法务部负责人许先生”,许先生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我们的打假行动目前在东莞遇到了一点麻烦,所以暂时不能接受采访。”

对于这场“一比多”的官司,到底孰是孰非,或许目前还无法评判。知情人表示,或许最好的结果就是“给双方各打一巴掌”。他表示,一新公司如果不是恶意打假,那么也应该为市场上假货泛滥的现象承担责任。在他看来,一新公司不注重外观专利的保护和使用,“一比多”产品,给制假售假者提供了可乘之机。

而对于那些被起诉的五金店主,该知情人表示,即便一新公司存在“钓鱼打假”嫌疑,这些店主们也不完全是无辜的。他们确实应该从此事中吸取教训,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法律意识,比如对他人推销的产品认真做好把关工作,这将能大大规避法律风险。

截至发稿时,“一比多受害者”QQ群里正聊得热闹,多位来自浙江的五金店主在群里吆喝“一定要团结起来,推翻一比多的阴谋”。对于被告五金行质疑厦门一新砂轮公司打官司是“钓鱼维权”的说法,东莞法院系统资深法官表示,除非被告能够有确凿证据证明厦门一新公司确实有此嫌疑,不然这一说法不会影响案件判决,甚至在判决书中都不会有所体现。

一新公司被指“钓鱼打假”

1、推销员上门推销“一比多”切片,五金店主买下。如若遭拒绝,推销员称可免费放几盒切片在店里试卖。

2、有人到五金店点名要购买“一比多”切割片。后来有五金店主称,这个买主就是一新公司的打假代理人。

3、五金店店主接到一新公司代理律师电话,指其售卖的“一比多”切片是假冒产品,建议出1.2万元和解。

4、有的五金店主选择赔款和解,拒绝和解的五金店主被告上法庭。

扁桃体炎吃什么效果好

脚面扭伤肿了用什么药

荆防颗粒治流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