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机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松绑运量与限制价格并存电煤改革跳上平衡木楼盘网

发布时间:2019-10-18 16:23:18 阅读: 来源:机加工厂家

松绑运量与限制价格并存 电煤改革跳上“平衡木”

生意社12月23日讯

号。此前工信部产业司亦曾表示,大连、秦皇岛、太原、广州等一批各具特色的区域煤炭交易中心陆续建成后,建立全国性煤炭交易中心是大势所趋。 但自相矛盾的是,明年市场煤的价格却被发改委牢牢“摁住”,严格程度超过了以往。煤炭价格市场化的进程又与行政色彩最浓重的“限价令”不期而遇。按照发改委最新发布的限价令,2012年元旦起,向来不受行政约束的市场煤价格必须降到指定数值以内。 记者注意到,目前的市场煤价格为830元/吨,“限价令”颁布半个月交出的成绩单是总共降低了17元/吨,足见决策层“禁涨”不惜下了猛药。 与往年“限价令”都不同,今年是一边在上述《通知》中强调“抑合同煤、保市场煤”的做法,一边又通过“市场煤限价、合同煤许涨”自己将这种做法颠覆。 据观察,2010年底出台的限价令,是要求2011年合同煤价格维持2010年价格不变,而在今年版限价令中,则允许2012年合同煤价同比上涨5%以内。去年出台的限价令并未涉及市场煤,如今则明确要求2012年1月1日起秦皇岛港等环渤海港口地区发热量为5500大卡的市场煤价每吨不得超过800元。 -业内分析涨或不涨?两大集团利益叫板 此次“限价令”在合同煤价格方面的限制有所放宽,在市场煤方面却设置了不容逾越的红线,被认为是在煤炭市场化不够充分的当下,对前期叫亏不已的电企利益的行政保护。国泰君安证券电力行业分析师王威分析,与“限价令”同一天发布的上网电价上调方案本身,就可为火电企业每年增加600亿-700亿元收入。而明年煤炭限价更可直接改善火电企业经营亏损的处境。 事实上,“煤超疯”一直是电企的“心头刺”。电企爆出巨额亏损的惯性逻辑是:上半年市场煤价格连续13周上涨,去年9月22日还只有720元/吨的价格,今年曾一度超过每吨850元,稳定在830元/吨左右,让煤炭成本超过7成比重的火电厂不堪重负。 不过,对于电企的“指控”,煤炭企业显然并不买账。运输环节本身的高昂成本即是煤企抛出的第一个反驳理由。我国电监会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煤炭从生产地运到消费地电厂,运输中途的中间环节费用就占到煤炭价的30%到60%,而在这些费用里,运输过程中的不合理收费又占到50%左右。煤企还抱屈,电力行业职工收入要比煤炭行业高4-5倍,所谓电企亏损的成本信息尚未透明,可信度更是无从谈起。 退或不退?决策层的尴尬 值得玩味的是,相比往年更严厉的“限价令”让行至第六个年头的电煤市场化改革注定将在2012年备受“转身”的非议。记者注意到,去年底,虽然国家发改委也曾下发禁涨通知,但只是语焉不详地要求重点电煤合同价格不得以任何形式变相涨价。 当时,煤电价格改革也被质疑是倒退入“指导价格”时代,煤价调控存在“开而不放”的嫌疑。但一方面限涨只针对合同煤,而不包括在煤炭交易市场上供直接采购的市场煤,另一方面所谓“不得以任何形式变相涨价”的提法比较笼统,缺少实际约束力,也被业内指出很可能只是通胀高企时代政府对两大集团利益纠葛的一次温和疏导。 如果说去年限价还多少有点“半掩琵琶”的意味,今年针对市场煤表述明确的价格约束,确实不得不让人充满煤炭市场化改革“不进反退”的猜想。甚至有业内人士提出,煤炭行业本是能源领域最早尝试市场化改革的行业,是多发的矿难和电荒,让煤炭行业走了回头路。 发改委的干预之手从合同煤衍生到市场煤,暴露出能源价格体系中最不堪一击的软肋。事实上,由于存在高达300元价差,在经济利益最大化的诉求下,重点合同煤履约率日趋下滑,依靠行政力量维系的煤运价格双轨体制已经难以为继。

永川新楼盘

南屏新房

琼海新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