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机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安西军安西军孤守西域50年城破后全军阵亡殉国

发布时间:2020-02-26 14:56:01 阅读: 来源:机加工厂家

安西军安西军:孤守西域50年,城破后全军阵亡殉国

跟着小编一起探寻历史上真实的中国古代战斗意志最强的军队,孤守西域50年,城破后全军阵亡殉国。

公元8世纪末9世纪初,拜安史之乱和无休止的藩镇动乱所赐,昔日万邦来朝、四夷臣服、热闹鼎盛的李唐帝国,此时已如风中之烛,飘摇明灭。

然而,西域——大唐的西陲却仍然在唐军的控制之下:早在安史之乱结束三年后的公元766年,彼时鲜衣怒马的郭昕便被派往西域,镇守河西、安西一带(包含安西四镇:龟兹、焉耆、疏勒、于阗,以及河西诸州)。

郭昕,关于他出镇西北之前的历史印记,非常模糊,连他的出生年月都已散佚。

人们只知道,他是大唐砥柱郭子仪的侄子,算是顶着耀眼光环的官二代,但任谁也不知道,他是一个完全不弱于伯父郭子仪的铁血军人。

虽然此时的安西军早已今非昔比,当年的两万雄兵也有多半回师平叛,如今留守的不满一万,但仍然威伏西域,控制着大唐的西部边疆。

但当年的小弟吐蕃,却趁着安史之乱强势崛起,紧盯着昔日大哥身上的肥肉,垂涎欲滴。

更趁着安西守军的回调,曾经繁华的陇右之地、河西诸州(今甘肃一带),逐步沦亡,成为了吐蕃的禁脔。

从此,西域与中原隔绝,安西四镇与北庭成了万里孤城,安西军则成为塞外孤军。

他们甚至不知,大唐是否仍在?长安是否安然?他们只知道,自己的职责是——守护西域。

即便孤立无援,大唐的军人,却依然牢记“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盛唐荣耀,顽强守护着踏在脚下的土地,猎猎风旗仍骄傲的飘扬着锦绣的“唐”字。

只是,安西四镇和北庭军镇,从此就成了吐蕃精骑反复敲打的目标,一批批优势兵力的袭击,一次次潮水般的围困,安西军人用手中的矛和刀,不知疲倦的捍卫着帝国的尊严和主权。

每一次战斗,都会新增几多幽幽坟茔;每一年霜雪,都会催白几多青丝。

安西军,就在完全孤立的状态下,一直战斗了十几年,昔年纵横大漠的战马,逐渐掉光了牙齿,青春无敌的少年,也早已步入中年。

陪伴他们的,只有漫天的大漠风沙,和思乡的芦笛羌管,以及——天际的明月,想来长安的月亮会更加明亮。

直到公元781年,借道回鹘,这只孤军终于和大唐中央取得了联系,使者转达了将军郭昕的话:安西军没有逃,更没有死,西域仍是大唐的领地!

帝国上下,满朝文武无不怆然落泪。

他们立刻对安西军人下达了各种嘉奖令,其中给了郭昕最高规格的奖励: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右散骑常侍、尚书左仆射兼御史大夫、武威郡王,这一长串头衔,可能是一个军人、一个臣子的最高荣誉,可是帝国此时已经自顾不暇,无法派遣一兵一卒的增援。

但,即便只是一纸空文,安西军仍然振奋莫名:尽管出发时的大历年早已过去,此时已是建中年,可是自己效忠的帝国仍在!(铁甲依然在!)

就是在这一年,武威郡王郭昕,铸造了“大唐建中”钱,这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特殊的一种钱币:唐代古币大多是开元通宝、乾元重宝、大历元宝、建中通宝之类的格式,唯有这一种钱币上面印刻有“大唐”二字。

可是,“快乐”的时光仅仅6年,公元787年,吐蕃人攻破北庭,从此,安西军人成为了彻底的孤军——没有后援,没有音讯。

但,他们可能是这个世上最为独特的存在,执拗的坚守着脚下的每一寸土地,坚毅、勇敢,可以抵御来去如风的骑兵,可以支撑大唐的旗帜飘摇,可以让万里孤城长年屹立,可是,任谁也无法打败——衰老。

焉耆、于阗、疏勒接连失陷,他们就困守最后的堡垒——龟兹城。

此时,安西军已经孤立无援40年!四十年,锦衣少年苍满头;四十年,塞外风寒野冢荒;四十年,将军白发征夫泪。

公元808年,吐蕃骑兵再一次袭来。这一战,白发苍苍的武威郡王,向东遥望,长安依旧?故园安否?此刻,唯有剑指苍穹,死志已明,何其壮哉?

将军白发征夫泪,苦守孤城四十年,凭谁问,丹心向谁许?

将军寒剑吟:只为——神州无恙。

最后的龟兹城,终于沦亡,安西四镇从此成为历史,安西军人,全部殉国。

但郭昕和他的安西军,却从未被打败:正当壮年的安西军,永远是西域无敌的存在,吐蕃打败的,只是无法横刀跃马的垂垂老者。对于这个壮烈殉国的白发将军,从此以后,没有人再叫他郭二代,大家尊他为——“铁血郡王”!

“万里一孤城,皆是白发兵”“抗敌四十载,少年已白发”“万里孤城皆白发,由是郡王最英豪”这群孤悬西域的安西军,一生都没有等来援兵……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铮铮战曲,从此成为西域绝响。

无论汉、唐曾有怎样的赫赫神威,都敌不过时间的磨蚀,从此,天山、轮台成为遥远的传说,成为诗人笔下的梦回之处——“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

建中是唐德宗年号,从公元780年到公元783年,只有四年。片中“建中十一年”,实际当为贞元六年,既公元790年。换言之,片中郭校尉哪怕是建中年号的最后一年出发,也已经在路上走了7年。

之后60年,沙洲义民张议潮率归义军收复西州。

此刻的郭大帅和他的将士们已经长眠于这片土地,他们有生之年没能再看到大唐的旗帜飘扬在西域。

但郭大帅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因为他们的坚持,提高了在西域汉人的向心力,传播了大唐的文化,增强了西域对大唐的归属感。试问没有郭大帅这些人前赴后继的经营,张议潮又怎能在西域振臂一呼,便有老少咸从?

西域在唐朝灭亡后还是丢了,但是历史上多次的反复拉锯,中国人都未放弃这片土地。到左宗棠收复新疆后,至今都是中国的领土。

郭大帅及其子弟代表的是华夏民族生生不息的活力,他们为国牺牲,不计个人荣辱得失,正是由于中国历史上总会出现他们这样一代又一代的英雄,华夏文明才能在每次遭逢变故的时候,保留下复兴的火种。

倒下的是身躯,不倒的是一个民族的倔强与坚持!

现代教育论丛

湖北畜牧兽医

器官移植杂志

山东工业技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