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机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超女王贝死因现多个版本 主刀医生称手术顺利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4:17:03 阅读: 来源:机加工厂家

超女王贝死因现多个版本 主刀医生称手术顺利

11月28日,调查组进驻中墺整形医院。 CFP供图

王贝的主刀医生汪良明被指涉嫌违规。

“很不喜欢一些HIP-HOP打扮的女孩,但她特殊,不颓废不耍酷反而超级可爱自然。这个女孩很沉静,甚至有点不自信,从她的说话就可看出,但舞台上的表现却是活力四射。面孔精致,健康青春的美,你看20进10PK时她往那儿一站,简直就是个瓷娃娃……”

这是2005年王贝参加“超级女声”成都赛区比赛时,其粉丝在网络上发表的评论。

毕业于武汉音乐学院的王贝曾是2005年“超女”成都赛区20强,还参加过“梦想中国”等选秀节目。

但就是这个“瓷娃娃”11月15日却死在了整容手术上。

王贝究竟是怎样死的?为何去世近10天后才偶然曝光?有关部门是否进行了医疗事故鉴定?是否监管不力?从11月15日至今10多天,公众依然无法获悉真相。

据媒体报道,今天,王贝的追悼会低调举行。随着遗体的火化,这些公众心中的问号是否永远没有答案。

死因有多个“版本”

11月23日,微博上流传一则消息:“24岁成都超女王贝武汉整形致死”,微博上写道:王贝母女走进了武汉某整形医院,接受面部磨骨手术,如此简单的手术却出现了意外事故,王贝经转院抢救无效死亡。谈到王贝的死因,当时的版本是,血液通过王贝喉部进入气管,抢救无效死亡。

一整形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说,这类手术需要动及下颌角部位,而下颌角后缘有动脉分支,术中容易被碰破,一旦动脉破损,又没有被及时发现,麻醉苏醒过程中就容易因血液流入气管,造成窒息。为王贝做整形手术的主刀医生武汉中墺整形医院的院长汪良明却称“手术很成功很顺利”。他表示:“手术是我做的,生命出现意外,我首先表示很沉痛。是不是医疗事故应该由相关部门界定,但是我这个手术是很成功很顺利的,手术中没有意外情况出现。她是在手术两小时后出现的情况。根据我们医生分析,是心脏出现意外。”中墺整形医院的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江岸区卫生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王贝在中墺整形医院做整容手术时,因为出现手术麻醉意外,未醒,院方将其送到约500米远的161医院抢救,抢救无效死亡。

解放军161医院在11月25日召开了一个简短的新闻发布会。心胸外科主任曹祥介绍,患者王贝因在外院行面部美容手术后,带气管切开、插管,13日下午入院时,呈深昏迷状态,无生理反射,皮肤苍白,四肢湿冷,医院迅速安排其进入心胸外科重症监护室,进行输血、输液、适当休克及呼吸机辅助呼吸等抢救,王贝于15日3点26分呼吸衰竭死亡。

曹祥说:“具体的病历和一些术语要向江岸区核实,他们有相关的规定。”他表示,王贝肯定“是有异常、有问题,否则为什么要进行人工呼吸。”

为何对外封锁消息?

从11月15日王贝抢救无效死亡到11月23日微博偶然曝光,再到媒体采访的艰难。有一个问题很蹊跷:王贝的家人为何集体“失踪”?医院、卫生行政部门为何要封锁消息?按照中墺整形医院总经理珈莹的解释,王贝母亲对王贝事件完全知情。其本人处于术后恢复过程中,她很爱自己的女儿,了解到女儿的死讯“有绝望的想法”。至于封锁消息、将王贝母亲与公众和媒体隔绝,是征得了家属同意的,也是为了保证王贝母亲的安全。目前有一个特护小组在照顾王贝的母亲,她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恢复。

珈莹还透露,王贝事件发生后,有十几个王贝的亲属来到医院,目前医院的主要精力用于接待他们以及照顾王贝的母亲。

有媒体报道,王贝的母亲已和中墺整形医院有了一个初步协商结果,并对这个协商结果感到满意,但不愿对外透露赔偿的具体数额。有网友说:“如果不是出巨资摆平的话,王贝母亲在痛失女儿的情况下会选择息事宁人吗?”中国青年报记者多次致电武汉中整形医院,均无人接听;尝试登陆其网站,页面上出现“网站维护中”的提示,已不能正常浏览。

解放军161医院心胸外科主任曹祥在接受“中国之声”记者采访时说,卫生行政部门已经给我们明确规定,不要接受媒体采访。

据“中国之声”报道,武汉江岸区卫生局在给医院下了封口令后,随即对媒体作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所谓权威答复:即使口碑好的一个医院,很有名气的医院,也不能保证它没有违法违规的行为。反正我们就是依规办事,也不是说见了舆论报道这么猛烈,不过就是一个超女,这个点在这里。

医院广告宣传是否有夸大嫌疑?

中墺整形医院坐落在武汉市主干道上,华丽的水晶灯、穿着制服的前台接待、欧式风格的外表装修,使其看上去更像一个酒店或会所。

据中墺整形医院的宣传资料介绍:其营业面积超5500平方米,“经过十几年的不懈努力与发展,现已成为全国十佳整形机构,被誉为华中地区医学美容行业第一品牌”。拥有“百级层流手术室、星级标准的消毒供应室、高端美容皮肤科、美容牙科、整形美容外科、年轻化抗衰老中心等星级标准的医疗环境”。“中墺整形拥有美国塑美极、原生态注射、吸脂、丰胸等尖端技术,为成千上万的爱美人士实现完美蜕变”。

从门口的滚动电子宣传屏幕到一楼接待处的招贴画再到大街小巷的户外广告,到处都是中整形医院打造的美丽神话网络红人“蔷薇老妈”、武汉第一人造美女曹丹丹等。

据其宣传资料,汪良明是曹丹丹的主刀医生,她在这里进行了包括“下颌角改小(方脸改瓜子脸)、下颌角远端改小、发际上提、眼角上提、切眉”等19项整形美容手术,前后耗时大半年。

蔷薇老妈的故事可谓“老年版灰姑娘”。据中墺整形医院宣传,蔷薇老妈曾经是一位默默无闻的下岗女工,经过中整形医院的十几项整形手术,蜕变成极具影响力的明星。今年3月26日,蔷薇老妈和63岁的加拿大籍华人Ricky在香港注册结婚,跨国网恋开花结果。

而资料中,王贝的主刀医生汪良明更被称作“整形界泰斗”,其荣誉包括全国十佳整形医师,中国著名整形美容专家、中国较早成功进行自体脂肪移植应用于临床、黄金美学改脸型权威专家、岁月无痕术发明者、无痕瘦小腿发明者。资料宣称其“一直以诚信对待顾客,以高尚的职业操守为大家奉献着美丽”。

其他医生的简介同样耀眼夺目。但经记者调查,其宣传有失实嫌疑。如医生杨某,其介绍为“留美医学博士”、“美国FDA认证注册注射医师”等。而其在网络上通用的介绍为毕业于三峡大学,曾就职三峡大学附属医院普外科、整形科,先后在(北京)黄寺整形美容医院深造,并未提及留美经历。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在中墺整形医院

展示的营业执照上发现了明显的涂改痕迹:营业执照显示其营业范围是“3个一级诊疗科目”,其中“3”字明显由“2”改成。

但据媒体报道,27日上午,武汉市江岸区卫生局回应了质疑。该局负责医政的某副局长表示,该院的营业执照确系由该局颁发,医院具有合格的资质证明。至于涂改痕迹,是由该局工作人员失误造成,事后因未在涂改部位盖公章而引发误会。此外,该副局长再次证明了汪良明具有从医资格及医师执照,但表示来武汉工作一年多的汪良明并未在该局进行医师执业注册。

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是否监管不力?

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郑平安表示,整形整容行业管理比较混乱,而人们只看到了整形整容对自己有利的一面,消费基本上是不理性、不审慎的。整形整容市场很大,有需求就有供给,各种主办主体一哄而上。在此背景下,王贝事件是个必然结果。

他建议,从维权角度讲,打算接受整形整容手术的个人首先要了解美容机构的资质,并签订书面的医疗服务合同;任何手术都是对人体的一种伤害,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医院在术前必须提前告知手术风险。

他认为,整形整容机构的管理问题不在于没有规章制度,而是执行力不够,行政主管部门监管不力。作为市场主体,整形整容医院天然是逐利的,行政部门应该负起监管的责任。而对王贝事件,相关部门一定要一追到底,组织业内专家进行彻查,对社会有个交代,这对当事医院也是公平和负责任的做法。

整形美容行业三大乱象

王贝事件发生后,记者采访了三位整形美容业内人士。他们认为,王贝事件折射出了整形美容行业的诸多乱象,政府行政主管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促进这个市场潜力巨大的“朝阳产业”健康发展。

整形医院80%民营,不少医生是半路转行

武汉某公立医院整形外科主任王强(应被采访者要求化名)介绍,以前人们接受整形手术通常是因为后天创伤导致的畸形及先天性畸形,现在则随着人们经济能力的提升进入“美化人生”阶段。整形产业呈几何数增长,利润大,鱼目混珠,整形市场形成了一个堪称“暴利”的利益链。

目前武汉市大大小小的整形医院有100家以上,还不包括那些在宾馆开一个房间就能做手术的未注册的“游医”。不少民营整形美容医院只论钱,把爱美者当做商品,“把整形市场弄得乱七八糟”。

武汉市某民营整形美容医院院长介绍,目前国内整形美容机构80%为民营机构,公立医院的整形外科只是一种补充。由于近年来,特别是近5年来的快速发展,有资质的医生、专业的管理人员等从业人员跟不上发展速度,导致一些非专业的医生和管理人员进入这个行业,这就出现了很多潜规则和不公平竞争。

武汉某知名医院整形外科负责人李明(应被采访者要求化名)说,整体来讲,国内整形美容行业技术水平不均衡,价值取向不对,仅把给患者整形当成一桩生意,没有对生命的尊重和敬畏感。

李明说,民营整形美容医院从业人员素质普遍偏低,毕业于正规医学院所培养的硕士、博士很少;多半是野路子出身,没有经过正规的培训。以前,整形美容是中国医学领域的边缘学科,近年来,因为需求增加才生意红火,不少医生是半路转行,水平参差不齐。很多人甚至没有资质,是边干边拿的。

风险常被隐瞒

王强从事整形20多年。因为信息不足,目前他还不能分析王贝的死因,但他提出了三个疑问:同时在一个人身上做那么多手术,是否符合医疗常识和医疗原则?医院是否有抢救设备?医生是否有资质?

他说,只有达到相应资质的医生才能做相应的手术。全麻风险性很大,他所在的公立医院,要做全麻手术,医生起码从业15年,有正高或副高职称,而且还需要有相当的临床经验。在手术前,还需要组织专家会诊,进行手术风险评估,并将风险告知接受手术者。手术需要专业麻醉师,手术室配备有抢救设备。他们会把手术可能带来的正面效果和负面风险都告诉接受手术者,让其自己权衡。

王强表示,不少民营整形美容医院,唯利是图,绝不放过一个消费者。为了吸引顾客,医院就隐藏手术风险,对消费者宣传整形手术不痛、不肿,甚至夸张地说“连一个红细胞都不会出”。但实际上,所有的手术都有风险,有可能引发并发症。

李明分析,不少医院胆子很大,只要有生意什么都敢做,出事了有一班专门的人员来负责善后事宜。每年开学术会议时,总有专家指出,做下颌角手术不要只想着赚钱,这种有生命危险的手术不象拉个双眼皮、隆个胸那么简单,它是需要具有手术技术、麻醉技术、手术后护理的系统工程,对实施机构的综合实力要求很高。

武汉市某民营整形美容医院院长透露,全国因接受改脸手术死亡的已有十多例。

大量投放虚假广告

王强说,现在国内很多人受影视剧影响,认为整形在韩国、日本等国家是家常便饭,全民都整形。但实际上,在日韩,从医生到消费者对整形手术是非常慎重的,同时也有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之分,管理更为严格。

王强介绍,不少国内整形医院号称有韩国专家或其医生有留学韩国、美国的经历,这里猫儿腻很多,有的所谓韩国专家根本不是真的。他认识一个号称韩国专家的整形医生,其实是会说韩语的延边人。有的确实是韩国人,但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大牌专家,在韩国国内更像江湖医生,来中国是为了练手。

据武汉市某民营整形美容医院院长透露,诸多民营整形美容机构为了获得短期效益,大量投放夸大的虚假广告。主要表现在对医生、专家的过度包装,对整形美容项目效果的过度渲染,以及对仪器设备功效的夸大宣传。比如汪良明被中墺整形医院包装成“整形界泰斗”。

这位院长介绍,整形美容机构可分为整形美容诊所、整形美容门诊部、整形美容医院、整形外科医院以及三级甲等医院整形外科等类别,整形美容手术相应分为四类。整形美容诊所、整形美容门诊部及部分整形美容医院只能实施一类、二类手术,不能进行包括改脸型在内的三类、四类手术。

他提醒爱美者一定要慎重,不要冲动消费,要充分了解相关医生和医院资质再做出决定,对整形美容医疗广告不能盲目相信。

公众有权知道真相

采访王贝整容致死事件是一个并不顺利的过程,碰到了不少软钉子和硬钉子,所涉医院和单位的回答语焉不详、前后矛盾、讳莫如深。媒体追问至今,王贝事件仍然没有找到真正的答案,各种猜测混杂其中。造成这种境况的重要原因在于医院和卫生行政部门没有认识到王贝事件背后的公共意义,漠视公众的知情权。

一位知名医院的整形专家在接受采访时曾感叹:整形整容已经成为“人民群众的迫切需求”。在经济水平和技术水平提高的背景下,每一个普通人都有可能接受整形整容手术,其安全性关乎大众的利益。

媒体追问王贝事件,既不是针对某一家整形医院,更不是针对某一级卫生行政部门,更不是因为王贝的“超女”身份追逐所谓“热点”,而是在于它已经是一起“引起社会普遍关心并引发议论以及社会波动的”公共事件。媒体的目的和责任在于借对王贝事件的深入分析,维护公共安全和公众利益,避免类似悲剧的再度发生。

有报道称王贝母亲已和中轕整形医院有了一个初步协商结果,并对这个协商结果感到满意。对于王贝家人来讲,获得符合自己期望的赔偿也许已经给这个事件划上句号。但对公众来讲,则远远不够。王贝的死因到底如何?蓬勃发展的整形整容行业从中应该获得何种教训和启示?普通消费者应该对整形整容的风险性认识到何种程度?

公众有权利知道事件的真相,而所涉医院和负责医疗机构监管的卫生行政部门有责任调查、分析王贝事件,并公布所有的事件真相。

令人遗憾的是,从媒体披露的情况来看,基层卫生行政部门对此事件的处理不透明、不公开,对待媒体的态度也是不令人满意的。

近年来,医疗美容医院意外造成患者死亡的事故频频发生,事故之后往往没有真相。这一个个惨痛的案例暴露出不少美容医院专业水准和管理上的明显缺陷以及上级医疗部门监管上的漏洞,但对真相的隐瞒或忽视对其调查,无法让有关部门对事故做一个具体的分析结论,也无法让医院和相关部门吸取教训。

许多网友对基层卫生行政部门的公信力不看好。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卫生行政部门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民办整形美容医疗机构的设立都是经过卫生行政部门审批的,日常监督管理部门也是卫生行政部门。一些民办整形美容医疗机构是千方百计找关系通过审批的,平时也有公关部门或专职人员负责维系和政府的关系。这些民办医疗机构一旦出了事,又由这些部门来查处。平时与这些民办医疗机构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官员如果没有上面或外面的压力怎会站到公众的立场,满足公众对真相的追寻需求?

坦然公布事故真相,正面回应公众和舆论的质疑,这本身便是医疗机构和卫生行政部门应承担的社会责任。

欣喜的是,卫生部已经责成湖北省卫生厅调查此事,期待真相早日大白于天下。

王贝曾是2005年超女成都赛区20强。CFP供图

今(28)日,湖北省卫生厅在其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湖北省卫生厅对“王贝医疗事件”迅速做出反应,湖北省卫生厅与武汉市卫生局组织的由医疗专家、卫生监督执法人员组成的调查组进驻武汉中墺整形医院。

此前的11月27日,卫生部新闻办公室在官方网站上发布消息,称对近日湖北省武汉市发生的“王贝接受整形手术后死亡的事件”,卫生部高度重视,立即责成湖北省卫生厅调查核实有关情况,要求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依法作出处理,积极做好该事件的善后工作,并及时向社会公布事件调查处理结果。

今后,卫生部将继续要求各地严格落实现有规章制度,并加大对美容医疗的监管力度。

值得注意的是,湖北省卫生厅的消息将武汉中墺整形医院称之为“武汉中墺医疗美容门诊部”。该消息称,王贝在武汉中墺医疗美容门诊部就诊引发医疗事件经媒体披露后,湖北省卫生厅迅速作出反应,当即责成武汉市卫生局进行调查,核实情况,依法依规处理。武汉市卫生局组织市卫生监督所和江岸区卫生局人员到该医疗机构进行初步调查。

湖北省卫生厅明确表示:一旦查清、查实该医疗机构有违法违规医疗执业行为,将按属地管理原则,责成武汉市卫生局依法依规严肃处理,并及时向社会公布。

近期整容事件一览

女子“最后一次整容”窒息亡

据《新京报》报道,2010年11月12日上午,家住北京市朝阳区、48岁的陈华(化名)独自前往北京荣军医院,进行脸部整形手术。但在整容后苏醒期间,陈华突然发生窒息,经多次抢救无效身亡。

11月27日上午,东城区卫生局相关领导会见死者家属,进一步了解了事件经过,并将死者相关病历、抢救报告等资料带走调查。一名家属的朋友表示,家属方已收到赔偿金,放弃了对荣军医院追究责任。

女子花巨资美容差点搭了命

据千龙网报道,27岁的小云(化名)是江苏盐城人。她一直是个让人羡慕的女人,家庭美满,事业有成。

2010年7月7日,小云躺进了浙医二院重症监护病房,浑身插满了管子,头部肿胀,裹满纱布,完全看不出原本清秀的模样。

她原本只想去杭州华山整形医院做个整形美容手术,没想到花了6万多元,却差点连命都搭进去。

经诊断,小云是外力导致的颅内出血,脑血管堵塞,大脑被淤血压迫,左侧脑肿胀。目前,小云没有自主呼吸,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小云的姐姐说,医生告诉她,小云是打磨颧骨时,被磨破了颧骨两侧的血管,导致脑内淤血。但由于整容的这家医院没有CT设备,医生没有发觉,还以为是麻醉过重,延误了抢救时间。

事故之后没有真相

据千龙网报道,2010年4月19日,一名来自湖南岳阳的陈姓女士在湖南长沙亚韩国际医学整形美容医院(简称亚韩医院)进行牙齿矫正手术时死亡。

亚韩医院号称中南地区整形美容行业的翘楚,并要打造亚洲最大整形美容机构,广告营销活动一直层出不穷,不但聘请了湖南当地著名主持人作为代言人,还和湖南经视联手打造整形真人秀《天使爱美丽》,宣称打造了全球人造美女大赛亚军、湖南第一人造美女、国内首例年龄最大变性人等。

在亚韩医院这一医疗事故发生后,亚韩医院向死者家属支付了56万元“精神抚慰金”,双方达成私了协议。然而,陈女士究竟因何而死?院方解释为死者麻醉过敏出现的意外,有关部门也没有给出权威结论。

(记者甘丽华)

五味种植

订制旗袍

订做手工旗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