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机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事业单位去行政化多少障碍待除

发布时间:2020-07-13 14:28:08 阅读: 来源:机加工厂家

漫画:事业单位改革

紧随在教育之后,《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出台。将两者联系起来看,可以看出整个国家面临着新一轮经济转型压力、社会可持续发展目标时,对于人口教育的重视,对于突破发展人才境况寄予厚望以及极度渴求。

两者之间,除了在一些“人才工程”的设计和实施上存在交叠、互为补充之外,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共同点:去行政化。教育规划中说要“逐步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人才规划则更直接和扩大,将“取消科研院所、学校、医院等事业单位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写进了纲要,而且并没有用“逐步”二字来缓冲与过渡。

相差数月,这样细微的用词变化,也许并不是两组不同起草、讨论、批准者的疏忽或行文习惯问题,而是代表着对科研、文教、卫生等领域事业单位的行政化痼疾的痛切认知,尤其是,站在作为教育与文化“产品”的人才这一端来打量时,我们几乎可以发现,不论是人才的培养、引进、评价和流动,还是高校、医院、科研机构在专业发展和运行机制上的调整改革,几乎都绊倒在“管理行政化”这一道门槛上。更可怕的是,行政管理阶层把守一切资源造成的绝对权势,使得专业人才与为人才服务的“公仆”之间颠倒了位置,权力崇拜和官本位意识的冲击与侵蚀,逐渐败坏着这些原本应以专业、学术为本的事业单位的环境风气,要想恢复,绝非短期易事。

取消事业单位行政级别、减少行政力量对这些专业机构日常管理和发展的直接干预、干扰,已是箭在弦上势在必行。

只是,我们仍然没有看到,无处不在、无所不包的“行政级别”制,有明显松动、减弱迹象。“去行政化”曾是教育改革中的热门话题,近几年每每讨论高校资源贫富不均、办学同质化、教育质量低下、学术造假等弊端时总要被提起,痛心疾首、振臂呼吁者时常可见,其中不乏业内人士。但站出来主动表示不要行政级别的,却几乎没有。恰如对于教育中的“减负”问题一般,虽然人人企望改革,但都不愿从自家减起,而是边骂边向高处攀比,惟怕吃亏。曾听见一位校长疾呼取消学校行政级别,几位同行私下打趣说:没了级别,别说办事,只怕你想进个机关大门都难——人家不知道该不该、由谁、用什么规格来接待你!

不必单一指责校长、院长们对于行政级别的恋栈。在整个社会管理、资源分配仍然以行政机构为核心的大环境下,新的管理制度和配套政策尚未崭露迹象,高校等机构纵然知道这是完成自身改革的关键之处,是整个改革的“牛鼻子”,也没有胆量单边突进。贸然率先抢一个“去行政化”的风头,极有可能招致被边缘化的下场。

这一轮“深水区”的改革,注定要从顶层向下展开。它取决于政府自身的管理理念和权力意志。要让已经充分体会到了行政强势带来的便利、权力利益和精神满足感的庞大群体完成对于自身的改革,学会放手,有难度。这一方面,已有实施了多年“政企分开、管办分离”的国企改革在前,不妨做些参照研究。

事业单位去行政化的改革,注定是一场障碍赛而不是百米冲刺,因为它关乎民生根本与国之未来,牵一发必动全身,不容拖沓延误,却又惟恐急躁功利,偏颇闪失。

是坚定的“取消”,却要有“逐步”的心理准备。(作者:姜泓冰 来源:人民网)

【相关报道】

“去行政化”的精髓是规范行政权力

行政化不仅是一个习惯的问题,行政权力往往还代表真切的利益和话语权。去行政化的精髓,不仅是取消行政级别,更在于规范行政权力,督促权力恪尽职责、恪守边界

6月6日颁布的我国第一个中长期《人才规划纲要》,再次提到备受关注的“去行政化”问题:要克服人才管理中存在的行政化、“官本位”倾向、取消科研院所、学校、医院等事业单位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据新华社6月6日电)在近两万字的纲要中,媒体显然对这一条情有独钟,很多报纸和网站都把它单独拎出来,置于头条位置。

“去行政化”,在今年两会期间和教改规划纲要公布时,曾激起激烈的讨论。多数意见都认为,过度行政化已经成为诸多教育问题的总病根,必须尽快革除。不少大学校长也直言,并不在意学校和本人的行政级别;但也有一些高校中人对此持保留意见,认为在泛行政化的社会环境下,高校无法单独去行政化,否则将面临无法与社会接轨的尴尬。

此次,《人才规划纲要》从建立科学的人才管理制度、人才选拔制度出发,重申去行政化。可见,过度行政化现象不仅在大学存在,而且在科研院所、医院等事业单位也广泛存在,已经影响了我国的人才战略。纲要中明确,事业单位都要摘除“官帽”,表明中央在这一问题上已有了共识,并开始向过度行政化宣战。

不过,去行政化的方向虽然正确,但“无法接轨”的担忧也非常现实。统一取消行政级别或许容易,但去行政化却非一日之功。

首先,长期形成的“学而优则仕”、“官本位”的思想基础依然深厚,很多人还喜欢以“官位”和“级别”来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哪怕离行政权力很远的部门,也热衷往官本位上靠。以至于最不应该行政化的学术和科研单位,也爱上了官位。很多专业技术人员也喜欢在名片上印上“相当于正处级”,还有人推导出院士相当于什么级别、主任医师相当于什么级别,真不知道是对学术的抬举还是矮化。其他诸如奥运冠军“集体当官”等信息,也在不断强化这种社会思维。

最关键的,行政化不仅是一个思维习惯的问题,行政权力往往还代表真切的利益和特权。在高校、医院或科研单位,行政权力不仅掌握科研项目、经费分配,还可以判定学术水平的高低。行政权力一家独大,缺少制衡,整个社会自然要按照行政的逻辑来运转。

其实,行政权力原本不应该成为一个“贬义词”,大学等单位一刻也离不开行政管理。之所以要去行政化,是因为行政权力超出了一定边界,在所有领域都成了支配力量,这样的趋势很可怕。权力如果越界,不受制约,缺乏规范,就会放弃自身的服务职能,明火执仗谋取私利,甚至会成为伤人的猛兽。

《人才规划纲要》指出,改进人才管理方式的主要任务是规范行政行为。因此,去行政化的精髓,不仅是取消行政级别,大家肩膀一般齐,更在于规范行政权力,督促权力恪尽职责、恪守边界。同时,在学术领域,还要建立一套独立于行政权力之外的评价体系,让学术按照自己的标准分出高低,以其对人类的贡献赢得尊重。这样,学术才能摆脱行政权力的束缚,“去行政化”才能获得有力支撑。(作者:丁永勋 新华每日电讯评论员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眉山设计西服

丽水西装定做

嘉兴订制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