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机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定边黑车猖獗地下靠微信调度运管部门称无法取证-【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21:52 阅读: 来源:机加工厂家

西部网讯(陕西广播电视台《今日点击》)微信的出现,不仅方便了人们的通讯联络,还扩大了人际交往。但在定边县,微信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地下调度站。这个地下调度站专门为黑车服务,猖獗程度令人吃惊。接到群众的举报后,记者前往定边县进行了调查采访。当时,定边县相关部门表示将严厉查处整改,但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定边县的黑车载客依旧猖獗。

定边县黑车猖獗 地下靠微信调度

7月30日,记者来到定边县,听当地群众说,定边县的黑车很猖獗,而且他们还有车队和调度站。

定边县客运站总调度员王青山:“黑车都是通过微信平台和名片,还有电话进行拉客,隐蔽手段,这样能拉上人。这就是一个黑车的群,你听听他们怎么说的。”

黑车微信群语音:“从定靖原线,走榆林顺路,四个人。”

王青山告诉记者,这些车形成了三条班线,分别到西安、银川、内蒙,而且都有组织者。

王青山:“都有组织者,各个班线都有组织者,银川以杨某为首,榆林以何某为首,西安以范某、杨某为首。”

记者:“他们组织者主要提供什么服务,怎么组织呢?”

王青山:“他们通过电话,然后吸收这些非法经营者,然后入股,然后他们收取保护费。”

定边县地处陕甘宁蒙四省交界处,独特的地理位置使这里成为交通枢纽,从这里出发去宁夏、西安和内蒙的客流量很大,货运也很繁忙。因此跑运输非常有市场,也能赚到钱。

为了了解老百姓所说的黑车,记者决定体验一番。8月1日,一位要去银川办事的乘客,通过微信,很快联系上了司机,记者随同前往。

乘客:“现在有车吗?我们三个人,你们多长时间能过来?”

十分钟之后,一辆车号为宁A192K0的白色轿车如约而至,记者和这位乘客上了车。

乘客:“多少钱?”

宁A192K0黑车司机:“180元。”

乘客:“一个人60元?”

宁A192K0黑车司机:“嗯,180,都180。”

闲聊中,这位司机说,在定边县跑车,必须要加入地下车队,这样,不但有专人为你组织客源,而且,出了事之后还有人出面摆平。

记者:“你们县一共分几个帮派(组织者)?”

宁A192K0黑车司机:“哎呀,我知道的四个。”

记者:“想加入怎么加入?”

宁A192K0黑车司机:“先交五千块钱入队费。”

记者:“这叫啥费?入队费。”

宁A192K0黑车司机:“嗯。”

除了入队费,司机还得给组织者缴纳管理费。

记者:“那像你们这些跑车的都得给他交管理费?”

宁A192K0黑车司机:“嗯。”

记者:“一个车交多少钱?”

宁A192K0黑车司机:“每月1500元。”

记者:“那他挣得不少,他就是主要给你们提供信息?”

宁A192K0黑车司机:“嗯。”

记者:“像这样的车现在有多少?”

宁A192K0黑车司机:“银川跑定边的话有一百四五十辆。”

记者:“一百四五十辆?”

宁A192K0黑车司机:“嗯。”

记者:“就跑银川?”

宁A192K0黑车司机:“嗯。”

这位司机说,有了这个地下组织,他们跑起来不但放心,而且还不愁客源,利润相当可观。

记者:“按你说你一天才能跑一个来回?”

宁A192K0黑车司机:“嗯,就一个来回。”

记者:“能挣200元?”

宁A192K0黑车司机:“啊,挣200元。”

记者:“二三百元?”

宁A192K0黑车司机:“挣不到三百元。”

记者:“二百多元。”

一路上,只要看见路边有人,这位司机就停车拉客。

宁A192K0黑车司机:“去哪里?我到银川。”

乘客:“银川,到五要子那里把我放下。”

宁A192K0黑车司机:“五要子,行。”

乘客:“多少钱?”

宁A192K0黑车司机:“五要子那里30块钱。”

车上的座位都坐满了,司机一边开车,一边通过微信群聊天,让后台为他下午从银川到定边组织客源,全然不顾行车安全。

宁A192K0黑车司机:“那个1点20的,你没有给人家安排车?刚给我打电话,你先给人家打个电话。”

记者:“你在路上一边开车一边打手机,也挺危险的。”

宁A192K0黑车司机:“没办法,像这就是电话生意嘛。”

就这样,这位司机边打电话边开车,终于到了银川市。

记者:“多少钱?”

宁A192K0黑车司机:“180元。”

下午,乘客办完事,在银川市打电话联系车,很快,就来了一辆车车牌号为宁AL692P的黑色越野车,这辆车也是定边县的车。

记者:“你属于哪个车队的?”

宁AL692P司机:“老杨车队。”

记者:“属于老杨的?”

宁AL692P黑车司机:“嗯。”

记者:“你一个月给多少?”

宁AL692P黑车司机:“根据情况呢。”

到定边县后,三人车费共计180元。

第二天,记者跟随另外两名乘客,坐上了一辆车牌号为陕K9U693的车去榆林市。

乘客:“像你们这样弄一个月上万元呢。”

陕K9U693黑车司机:“一万元没问题。”

这位司机说,在他们所有跑的线路中,西安线路最挣钱。

陕K9U693黑车司机:“一天跑一个往返,一天挣一千块钱呢。”

乘客:“一天能挣一千块钱,光跑西安。”

到了榆林市之后,这位司机收了乘客记者三人总共300元。下午,记者一行通过电话,联系上了一辆从榆林市到定边县,车牌号为陕K0T885的7座车。虽然天色已晚,但是,这辆7座车还是拉满了乘客。

乘客:“多少钱呢?”

陕K0T885黑车司机:“270元。”

通过几天的暗访,记者发现了几个问题。一、在定边,群众所说的黑车确实多,可以说是随叫随到,而且形成了一条产业链。二、这些车只购买交强险,司机为了招揽生意,经常边开车边打电话,存在安全隐患。三、运管部门毫无作为,管理缺位。这些车不仅扰乱了正常的运营秩序,而且使正规运营者生意受很大影响。

定边县客运站总调度员王青山:“私家车、黑车能拉三分之二,我们经营者只能拉三分之一。”

那么,面对这种情况,当地运管部门为什么无所作为?正规经营者为什么竞争不过黑车?乘客出行时为什么会选择黑车,黑车有什么优势?

黑车猖獗 定边运管部门称无法取证

定边县黑车市场生意红火,而正规经营者惨淡度日,那么,黑车到是底靠什么吸引了乘客呢?正规车辆为什就竞争不过黑车呢?行政主管部门为什么不进行有效治理呢?更为尴尬的是,当正规营运车辆的司机们协助运管部门围堵黑车的时候,被警方以给刑事拘留了,定边的客运市场,到底怎么了?

在定边县,面对采访,定边县运管所副所长蔡青告诉记者,目前,查处黑车他们在执法中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取证难。

定边县交通运输管理所副所长蔡青:“非常非常难。”

记者:“为啥?”

蔡青:“证据难取,微信扫、微信约,又没有固定地点,又没人给你作证。现在不允许钓鱼执法,当你把制服穿上,警车开上,你能挡住呢?一个都挡不住。”

调查中记者了解到,为了打击黑车,从2015年开始,定边县政府每年都要开展一次由公安、交警、运管联合行动的客运市场专项整治活动,可是,每次专项活动过后,黑车现状依然照旧。

客运车经营者王宏仁:“现在生意亏损着呢。”

记者:“这样能坚持下去吗?”

王宏仁:“坚持不下去了,再不想办法把这个黑车整治的话,我们纯粹没办法生存了。”

今年年初,定边县政府决定拓展范围,发挥社会力量参与整治,并抽调客运站、客运公司职工、经营者代表成为客运市场集中整治协查员,共同组成客运市场稽查队,与运政稽查人员齐抓共管形成合力,联手打击非法运营行为。

定边县客运站长途客运经营户张明忠:“我们的人,我们车主,车主都自发的上去挡,挡住以后给运管打电话,叫运管来把车扣了,就这样。”

8月3日早上7点左右,在定边县东环路附近的街道边,记者看到,一辆非法营运的黑车被三辆小车围堵在了中间。

记者:“这辆车咋回事?”

定边县交通运输管理所执法人员刘慧:“这个车涉嫌非法营运,暂扣。”

定边县客运站的经营户告诉记者,从今年二月份开始到现在,他们通过这种方式,查扣了90多辆黑车,运营状况出现明显好转。可是,这样局面并没有维持多久,就遭到了黑车司机们的强烈反击。

定边县客运市场整治活动领导小组客运稽查员屈培军:“5月4号早上八点左右,经营者举报这儿有非法营运车,给我们打来电话,我请示了我们刘队长,刘队长先让我赶到现场,赶到现场以后,他的车在这里,车主是王波,因为我查扣过,他也认识我,人家给我扎手说给你五千元,我说不行我不能知法犯法。他一打方向,就把我挑到车头上了,挑到车头我下不来了,我在前面就这样一挡。”

记者:“你就在引擎盖上?”

屈培军:“对,我就爬在引擎盖上,当时我的鞋也跑丢了,我就摸起手机开始砸玻璃,砸玻璃之后,一下把我挑到咱们的南园子小学,足足有五公里。”

6月7日,运营户们在维权过程中遇到了一件令他们难以理解的事情。

屈培军:“6月7号早上8点半,正规经营者举报,这儿有个私家车,叫我们过来,来了以后,经营者就堵住了,堵住以后,还没等我们把工作证亮出来,来了人说他们是刑警队的,亮证以后就把我们带回了刑警队,关了我们36个小时。”

随后,定边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传唤了组织参与此事的10名正规车运营司机,并决定对这10名司机予以刑事处罚。

定边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崔忠利:“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他们已经构成寻衅滋事,当时我们就准备,给他们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记者从定边县公安局了解到,原来,这个案子的举报者竟然是黑车司机。定边县检察院接到举报之后,将举报信转到公安局要求立案查办。

记者:“他们是非法营运他们还举报?”

崔忠利:“非法营运他们承认,但是你们管我,就是你们不能个人执法。甚至追我们打我们,我们有人管呢,我们承认我们也是错误的,但是你们管我就属于个人执法了,所以检察院把这个材料审核后,认为够上寻衅滋事这方面,属于扫黑除恶这一类的案件,线索给我们移交过来要求我们立案调查。”

崔队长说,虽然屈培军等人持有运管所颁发的客运稽查员证,但是,他们仍旧属于协查人员,不能单独执法。

崔忠利:“因为他们不具备这种执法主体,当然你要维权可以理解,就说这些黑车侵害到你的利益了,但是你这种方式方法确实欠妥,你可以给相关部门你取证,二一个有管他们的部门去举报他,但是你自己不能去执法。”

正规营运的司机们也承认,在维权过程中发生过偏激的行为。但是,对于这样的处罚,还是无法接受。

定边县客运站总调度员王青山:“我们对于处罚太不满意了,公安局处罚确实是助长了非法营运者,而且打击了我们正规客运市场和正规经营者。”

调查中记者了解到,定边县公安局后来对10名客运司机的刑事拘取保候审,目前案件还在调查中。那么,对于定边线客运市场这种乱象,究竟谁该负责?我们听听评论员的观点。

陕西省委党校法学教研室副教授杜宏宠:“我们一些通过微信产生的行业,确实迎合了人民群众的出行需求。所以说这种出行方式,是新的互联网经营下的一种产物,这就倒逼我们的传统服务业,必须要改变自己的服务方式,同样我们的政府监管部门,也不能按照传统监管方式来执法,必须与时俱进,不断提高我们的执法方式与水平,同时也需要提高我们打击违法行为的能力。这个事件的发生,我们看到政府监管部门存在一定的问题,就是应该监管而没有监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传统服务业的车主对这种违法行为进行了自利救济,在自利救济对黑车车主权益影响的情况之下,我们公安机关,我们的政府其他监管部门,不能把这种李逵抓李鬼的行为,认定为是一种违法行为,政府对违法行为的打击,不能让违法行为更加嚣张,我们一定要通过政府的监管,政府的打击,让违法行为让步于我们的合法行为。”

打击黑车运营,确保客运市场健康运行本该是政府主管部门的职责,但在定边县,我们却看到,黑车泛滥背后的种种不正常现象,大家都振振有词认为自己没错,就连黑车司机也都敢亮明身份委屈喊冤,难道只是那些缴纳了各种税费、在规定线路上老实运营的大客车错了么?据了解,微信约车,在国内其他一些城市已经有了成功的管理经验,大巴车的运营也根本没有到了被时代淘汰的时候,定边县运管部门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而黑车非法营运猖獗的背后到底还暗藏了什么利益纠葛?我们将继续予以关注。

编辑:王金金

猛将争霸官网版

我是统帅破解版

一起来飞车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