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机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博物馆之荆棘与火-【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1:26:23 阅读: 来源:机加工厂家

“你是谁?”各珍兽看着那个赶走了馆长却和馆长有相同样貌和能力的男人,个个诚惶诚恐。男人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礼貌地对我们说:“我叫业火,为我弟弟荆棘对你们所做的一切而道歉。”

“他是我的兄弟,你们一定想知道他的来历,还有为什么要对你们赶尽杀绝。”珍兽们互相对望一下,又看着他。业火接着说:“一切都源于我们母亲的诅咒。我母亲快要生产的时候被超自然生物杀害了,父亲也未能幸免,母亲充满怨恨死去,可是奇迹地我们活了下来,却继承了母亲对超自然生物的诅咒。我想母亲临死的时候一定是想把凶手用带刺的荆棘捆绑住,然后用业火来毁灭,于是我们兄弟被迫分别拥有了这两种力量,我们的生活也因此而不同。刚出生我们不懂得控制力量,经常会造成灾难和死伤,大家对我们都退避三舍,只有我们两个相依为命,过着寂寞的被抛弃的人生。荆棘并没能体验生命,他的体内只有对凶手和超自然生物的仇恨,一心只想着猎杀每一个生物寻找出凶手,来补偿他残缺痛苦的过去,而我的任务,则是要在他人性泯灭前阻止他。”

“现在告诉我,我弟弟在哪里?”业火最后问道。“应该在博物馆里,那是他的据点,里面还有其他被抓住的珍兽。”我一一回答说。海滩上的珍兽多少都负了伤,有些已经不能再战斗,如今唯一能与馆长抗衡的就只有他的哥哥了。我勉强撑起身子领在前面,带着业火前往博物馆。

走了一会儿,我们已经看到博物馆就在前方,可是距离还有一段路,业火让我们停下等待,听到什么也不要进去,还交待如果他没能出来,不管用什么手段,都必须把荆棘制住。说完业火朝博物馆走去,接着消失在大门后面。

起初很是平静,可是突然馆里震动起来,整整一个小时,我们隔远都能听到里面激斗的声音,可是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大概一个小时后,一个赤裸上身,满身伤痕的男人出来了,从他身后的博物馆大门窜出数万条刺滕,每一条都伴着黑色的火炎在燃烧,刺滕和黑火慢慢附上男人上身缠绕着他,慢慢淡化,分别融入了他的左右半身,变成荆棘和业火图案的纹身。我们无法辨认那个男人究竟是谁,之见他一步步向我们走来,身上的伤痕全部自愈,我们全都呆立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没等我们决定,男人展开双手,万千带着火焰的荆棘从男人的纹身中脱身而出,紧紧缠着我们,尖刺和烈火瞬间把我们的穿透了皮肤煅烧筋骨,疼痛比之前更甚百倍。

“荆棘!”我一下绝望了,荆棘已经抢夺了业火的能力,现在的他要把我们全部杀掉!

“荆棘?”男人笑笑,“不认得我了吗?”男人的语气分明在说自己是业火,看我疑惑的表情,他接着说,“谢谢你带我找到荆棘,我一直在找融合他能力的机会,一直等待着吞食他的这一天,我要统领所有超自然生物,建立属于我的王国。然而荆棘为了拯救人类,却百般阻挠,想要抢在我之前杀光所有奇异生物,看来那小子只遗传了作为人类的母亲的基因。”

我听后似乎明白了什么。业火继续说:“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我父亲是个超自然生物,也是他强夺了母亲的身体和生命,而我则继承了父亲的力量,为统治人类而活。”

珍兽们一个个不能反抗,听着业火丧心病狂的宣言,全都绝望地闭上了眼睛。那些纹身的力量,本来应该是母亲最后赐予孩子保护自己免受超自然侵害的守护能力,如今却变成了当初杀死她自己的力量,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无关紧要了,再没人能改变这一切。

如果世界不能纯净,就让世界毁灭吧。

沈阳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较好的医院

高龄女性尝试做试管婴儿的一些建议

淄博名鲁医院男科做包皮贵吗周村男性看病去哪好